昨天表賞老師說我報告做地不夠好,Oh well.
 
周叭說他很震驚竟然有人在虛實間跳躍地這麼灑脫。
 
我想了很久還是得不到那個點。
噢那就算了吧。
嘿,我本來就不是很高尚的人,裝什麼厲害呢?
 
 
報告寫好了,雖然還有可以添刪的東西,
但當下的我既然說了聲不錯,定稿了。
那麼就是被批評再差,我都不想改。
再寫篇後續可以,不過那篇就是放在那裡不會動了。
 
要改,也是自己看不下去了才大刀闊斧。
可是啊,就是放著一點差勁在那邊,又怎麼樣呢?
幾年後翻出來,不過是雲淡風輕地笑幾聲。
(啊,高中時候的週記我還是不敢看...
 看來我還沒到閒雲野鶴心如止水的年歲吧。
 可拜托!那要到很老很老的好幾十年後呢!
 還不必、還不必。)
 
我活在這世界上,「我」就是主體啊。
當然做什麼自己的意願是最優先的。
 
 
老師說我們看不懂舞踏、美的感受太薄弱。
Well, 很多人都說要活在當下,不是嗎?
二十歲經歷的事、三十而立的人生、四十而不惑的釋然...
每個階段都是驕傲。
如果二十歲的我們懂了四十歲的傷悲,少年老成。
那這是成熟穩重還是一場唏噓?
 
突然我想到了複雜羊桃莉。
牠生命的原點就是六歲,不是零歲。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