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嫁過來,剛開始真的覺得這裡好荒涼

 

2010/7/30 蘭嶼。野銀部落


 

仲夏,碩班口試剛結束。

捨不得工作前僅存的自由平白流逝,和Y訂船票到蘭嶼,讓太平洋上遺世的珍珠綴成學生時代的華麗句點。

 

 

旅程尾聲,收拾了行李正要往碼頭移動。

或許是閒晃久了,民宿附近的爺爺奶奶看我們也看到眼熟了,說著不趕時間就一起吃飯吧!

盛情難卻、也或許不必推拖。

在陽光正熾的夏天中午、將遼闊太平洋盡收眼底的發呆亭裡吃著飛魚,看浪濤起落、感受海風撫過臉頰。

 


「今天就要回去了啊。」

 

「飛魚很好吃吧,妳們要多吃一點,回台灣就吃不到了。」

 

一方看著海拋出問題、幾秒鐘後另一方才被喚醒似的慢慢回答,全然悠栽的閒適。

對話緩緩進行,倉促不是達悟人的步調。

 

「我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嫁過來,剛開始真的覺得這裡好荒涼

 

"很遠很遠的地方?"

 

「對啊,我以前住在島的另一邊,那裡什麼都有。

 走到這裡要好久好久,剛開始什麼都沒有,真的好荒涼

 

 婆婆看著海,幽幽地追憶過往

 

 

原來,在婆婆心中,島的對面就是很遠很遠的地方

 

 

【蘭嶼地圖】

from 蘭嶼鄉公所

 

 

 

 

, , ,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