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2358

  

我有時覺得生活好難,我偶爾感到無以為繼。

 

可是我會想起。

 

 

來自阿富汗的他,提起家鄉時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,烈日下映照出深深的陰影。

政治很亂、謀生很難。

離鄉背井幾年回國一次,卻無法預計"家"是不是還在。

明明是濃濃的重重的思念,卻只是一派輕描淡寫。

他說, Life is hard.

 

► More in ⌈阿聯⌋ 阿拉丁的家鄉在阿富汗 - 阿爾艾茵 Al Ain

 

 

DSC06629

 

緬甸老師,是Emma Larkin《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》時會遇見的知識份子。

在僻靜的小路上確認前後沒有來人,(或許是長年習慣使然)

問著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模樣?台灣與中國關係又是如何?

說著翁山蘇姬軟禁獲釋後的開放,軍政府日漸鬆脫的禁錮。

他說, Democracy is worth fighting. 只是他可能看不到民主那天了。

 

► More in ⌈緬甸⌋ 我的緬甸老師, 仰光/臥佛寺-坐佛寺-仰光醫院

 

 

我其實並不懂得,在顛沛流離的煙硝中如何入睡?

可能是麻木了認命了,對抗無力回天的一切不如認命;

也或許因為我只是過客,毋需表露過多情緒。

倘若異地而處,我應該也不會細數,被歲月烙印又隨時光消褪的疤。

 

 

關於生活,其實我什麼都不懂得。

I know nothing about life.

 

 

 

 

,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