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第幾個,沒有主角的節日?

原來已經久到,不刻意計數就不知年歲的日子。

 

我偶爾會想起,你瘦削的病容。

說著自己不知還有多少日子,最大的心願是看三個孩子嫁娶成家,此生無撼。

那是國小五六年級的事吧,我當時還什麼都不懂得。

不懂得你的擔憂掛慮,自己要是走了,身後一家妻小;

不懂得你收到慈濟新制服時(理性勿戰),急忙換上要我拍張照的雀躍;

不懂得你北上化療那天早上,寫下的短箋是如何重如泰山而紙短情長。

 

 

歲月模糊了悲傷的輪廓。

當舊日遠颺,回憶被思緒拋接,間或浮現於泛黃的相片角落。

曾經,我試圖追尋過往,在時間的夾縫裡,撈取關於你的斷簡殘編;

一度,也以為自己就要實現你的願望,在這些年的是非曲折裡,誤把磷火錯認成黑暗中嬴弱的螢光。

最後,我放寬心向全世界交朋友,同時也牢記最可靠的只有自己。

 

雖然,我無從想像你若還在,父女之間會是怎樣?

而且,你最大的心願也還沒有實現。

可是,若你知道我已經長大,能一個人樂觀而自信的在世界角落散步,你會為我驕傲嗎?

(你敢說不?)

 

 

去年的我敬你一杯、

今年的我悼你一篇、

明年的我又會怎樣?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