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爾會有這麼一段日子,覺得不太好,處處掣肘窒礙的煩悶。

 

眼眶濕度有點高。像陰天,在第一滴雨落下前,水氣氤氳的臨界點。

乘載太多情緒的過飽和溶液,要是不小心撞了一下,難過會瞬間潰堤,灑落遍地結晶。

 

 

然而今天收到女兒的信。

迫不及待拆開,細細讀了兩次。

情緒有點激動,平復後我覺得日子又能繼續。

 

「領養了一個孩子。」

乍聽之下很有愛心,可以冠冕堂皇的大放厥詞。

可事實不是這樣。

比起每個月付出的微薄金錢,得到的未免太多、太多。

在失落的時候,或哀傷的片刻;知道在地球陌生的土地上,有個生命與我緊緊相依。

而我何得何能,還有能力付出。

 

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做的很少,很少。

 

*Her family name is Roza, sounds like a beautiful rose, in my life.

 

 

 

 

,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