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5961.JPG

 

Mekele Airport, 旅行社派了人,在機場等待Danakil depression tour的團員集合。

快手快腳的我早早上了車,稍後上車的兩個日本人自顧自地聊了個段落,才問了我的名字、還有同伴在哪。

 

真是個好問題。

 

“I am used to traveling alone.”

我習慣一個人旅行,我說。

一個人。

 

Danakil depression tour是段長長的旅程。

天高地闊,Afra遼闊地彷彿沒有盡頭、風吹皺了時間感,卻吹不去無盡的燥熱。

我在顛簸的車上反覆咀嚼,從第一次獨自出門到現在,我在路上遠遠地走了一段、我探尋著世界也被世界索求、我和人們或深或淺地交會;時間帶來年歲也深刻了思緒,讓這句話內化地如此自然。

 

走過的路成為我、邂逅的人豐富我。

不是每個人都能陪伴很久,除了自己也沒人能天長地久。

但曾經相伴著走上一段,那就是生命了。

 

I am used to traveling alone.

 

I know I am not alone.

 

--照片於Bagan, Myanmar

 

 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♊流光拾遺 by Peri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