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4098

 

我在衣索比亞的行程很簡單:

 抵達當天首都Addis Ababa city tour

 四天Danakil Depression Tour爬火山看熔岩熱死自己

 二天在咖啡的原鄉Jimma探望資助的孩子Roza

然後,就回家了。

 

先前提過在Afra遇見的孩子,今天我想說得更仔細些。(這裡

 

 

那是在Danakil Depression Tour之中,從Mekele出發,一路往Afra開去、攀上火山Etra Ale、看過鹽湖鹽田、兜兜轉轉,最後回到Mekele.

第二夜,我們棲身於Afra小村裡的民宿,洗去火山的氣息。隨著整身火山灰流掉的,是前一晚夜攀火山的疲憊。

 

 

 ​​​​​​

那天的晚餐讓人等了太久,太久,久到我都和民宿家的孩子玩開了。

我讓她看手機裡世界各地的照片、放任她拿著我的手機自拍一張又一張,然後我知道她11歲、知道她姐妹的年紀、知道她要走好遠才到學校,上半天課又回家、她還牽我去看她的雞呢。

她的英文說得好極了,遠高於她年紀的水準。

我很開心今天交了個新朋友,年紀小小的異國新朋友。

同一時間,她的姐妹幫另一個歐美女生編著髮,滿是細細辮子的黑人頭。

她見我看著看著讚嘆著,就問我也想要嗎?她會幫我編,晚餐之後。

 

求之不得(大心)。

 

 

吃飽喝足,團員各自休息了,我放輕腳步帶著手機和拍立得去找她。

心中想著等等編完頭髮了來拍兩張,一張給她一張我留著,多好。

 

編髮的過程很開心,我們一邊笑著聊著,繼續嘰嘰喳喳交換情報,在這沒有人注意的世界小小角落裡。

偶爾有團員經過上廁所,看見她和姐妹這沒有門的小房間還亮著燈,也探探頭進來插朵花,編上一束再去睡。

多好的夜晚,我迫不及待,好想快點編完和我的髮型師合照。

 

 

 

“Mani-“

結束時,她說。

 

她的發音近似"mani- mani-", 我愣了愣,直覺她在說money.

當下很難過,卻又不得不弄清楚。

是的,她真的是在要錢。

可是,之前完全沒有提啊?

 

我收起了拍立得,彷彿從沒拿出來過。

曾經,還以為我們可以為彼此做些什麼、讓今夜成為彼此的生命中深刻的片段。

我們要的當然不同,而我也十分願意為她的巧手付費,用自己的才能賺錢是多美好的事。

可是,不該是這樣,哄騙、事後索價,在一切塵埃落定後。

 

她看見我難以置信的反應,搖搖手說那這次就不要錢了。

唉,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啊…

最後,我還是付了錢給她,略低於她要求的數字。

我不想讓她認為事後予取予求是對的、卻也不想傷她的心,蒙上陰影,不再用自己的手藝賺錢。

想了想,我只能很認真的對她說:「Girl, it’s really good to earn money by your own skill, but remember, you should say before you do.」

用自己的才能賺錢真的很值得驕傲,可是下次記得,先說,好嗎?

 

 

 

離開之後想了很多。

開發中國家的經濟通常是很脆弱的系統,匆匆過客如我,可以怎麼用自己的力量稍稍貢獻、卻又不破壞平衡。

如果她在編髮之前先說了,我一定不砍價,最後還會加上小費,不超過她要求的50%。

我可以很慷慨。

以當地的物價,給到五倍都不構成負擔,但我不會這麼做。

不破壞市場、也不給孩子錯誤的期待,讓孩子習慣去期待過高的報酬、卻又未必如願、常常失望,長久下來,這樣好嗎?

所以對揹著弟弟、先主動靠近要求拍照再開口one dollor的小姐姐,我也狠心拒絕了。

沒有one dollar, 沒有糖果。

小時候的可愛很好賣,慢慢長大了,沒有可愛可以販賣了、卻又習慣了easy money, 那會怎樣?

在村莊閒晃時,同團的男性對村莊的女子開口”How much?”

我不知道這句話認真的成份有多少,但是在一旁的我聽了很憤怒。

要走到這步嗎?

 

我當然知道他們都是想改善生活、也清楚觀光客對當地是多麼重要的財源。

可是啊,我辦不到,辦不到他們要什麼就給什麼,即使我能夠。

當然了,匆匆交會如此短暫、我也知道自己的影響多麼微小。

每天每天,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這麼這麼多,他們還是能從其他人身上得償所望。

 

 

01 Bagan Dreams (3)

 

想起了在緬甸,在緬甸我買下太多意料外的工藝品、付出許多預算外的小費。(帶回一個緬甸的夢

而那時我的心情是什麼呢?我如此開心。

緬甸人是怎麼對我說的呢?

「我為妳介紹了佛教和Sule Pagoda的歷史,我想把我的國家介紹給更多人、我想學得更多,如果妳願意,請給我一點錢幫助我上學,多少都好。」(Sule Pagoda

「這些都是我畫的,我想當畫家,我想買更多更好的顏料和畫布,妳可以買幾幅沙畫嗎。」

「看看我的孩子,妳願意買些什麼嗎?我想讓她上學。」

「妳可以給我妳的國家的錢做紀念嗎?Wow, New Taiwan Dollar!」(這個最可愛XD)

 

我沒有自信能夠清楚解釋箇中差異。

但我深深記得,在駱駝趕集時追著車想要筆的男孩,我當時多懊悔所有文具都留在Addis Ababa等著給Roza、我為什麼身上沒多放幾隻筆、為什麼連他這麼簡單的要求,我辦不到…

 

 

⌈衣索比亞⌋ 視界以外的世界 之一/ 妳是唯一的理由-資助兒童探訪

⌈緬甸⌋ 帶回一個緬甸的夢

⌈緬甸⌋ 當一日緬人、惦一世親人, 仰光/Sule Pagoda

 

 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♊流光拾遺 by Peri

P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